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瞬时常在发呆时想起从和贵园开始就同班的觉。瞬首先迎来了祝灵,在学校里总被托以复杂的任务,也被期以厚望。想来当时觉一定很讨厌自己吧,毕竟都是心高气盛的少年。平日里,觉常常对他抱有敌视,却总是因为他的实力而不得不服从他的决定。瞬都了然于心,唯一令他心里苦闷的,便是觉有时生硬冷淡的态度。
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回应他。

自那次野外调查死里逃生之后,觉对他的态度突然改变了,是变得温柔了吗?也许是拟蓑白说的那些对觉产生了影响吧,也可能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情绪吧?瞬悄悄翘起嘴角。而关于自己对觉的感情,他却总是拿捏不准。

“瞬,在笑什么?”耳边突然响起了觉的声音,伴随着一阵热气吹到耳畔。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身旁。
“啊...没什么...”瞬!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瞬手忙脚乱地盖起了半天一个字也没写的本子,努力抑制内心砰砰的心跳。“瞬脸这么红,是生病了吗?”还没等瞬反应过来,觉冰凉的手已经贴上了他的额头。该死!以前怎么没发现觉这么体贴?恍神之间,瞬突然想起那一次野外考察,觉和早季在化鼠洞穴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互相照应,想必也有更多比现在更亲密的接触吧。想到这,瞬心里点起了一股没来由的火气,他猛地打开了觉的手,怒气冲冲地说:“别碰我,我好着呢!”说完这七个字好像用掉了瞬全身的力气,他清楚地感到脸在发烫,耳朵也在发烫,全身上下都变得不正常了。况且,看着觉凝视着自己的疑惑的眼睛,所有脾气都消失得一点不剩。

觉握住了瞬藏在桌子下颤抖的手,抬起另一只手,屈起食指轻轻刮了刮瞬的眼睑,“瞬是在生我的气吗?”那只手顺着眼睑往下,竟没有产生让瞬厌恶的感觉。那只手抚过瞬的脸颊,最终停留在下巴上。
!瞬似乎预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但觉没有留给他反应的时间。下巴被捏住的力道加重的同时,觉的那双清澈的眼暗了暗,凑了过来。

瞬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觉的嘴唇在他闭眼的一瞬间贴了上来,他温热的呼吸散在瞬的皮肤上。觉的嘴唇是温热的,略微能感受到一些脱皮的粗糙感。瞬不满地抿抿嘴,却引来了觉更加粗暴的对待,捏着他下巴的手略一用力,觉轻松地侵入了他的口腔。
不自觉间,觉松开了握紧他的手,继而揽上了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觉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四处搅弄,舔过他的牙齿,终于捉住了他的不住往后缩的舌头。
在完人学校里总是第一的青沼瞬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挫败感。他闭着眼,笨拙地回应着瞬的动作,思绪翻滚。这时,觉已经转而啃弄他的下嘴唇,为什么觉他..会这么熟练?难不成他与早季早就已经......之前稍稍被压下的那一股无名之火又窜了起来,瞬用力推开了觉。

不用抬头,瞬也能想象出觉脸上的不可置信,不用照镜子,瞬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定是满脸通红,眼角也微微发红。这是青沼瞬从未表现出的,名叫软弱的姿态,是他不愿让人,尤其是不愿让觉看到的模样。
“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瞬低着头,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却无济于事,“把我当成...和早季亲热的练习对象了么?”
他胡乱收拾桌上书和笔记本的手又一次被觉按住了。
“瞬这是在吃早季的醋么?”觉带着笑意的声音贴近了他的额头,而后两片柔软贴在了瞬的眼睛上,“瞬还不明白么?”觉的嘴唇离开了瞬的眼睛,“从始至终,我喜欢的只有瞬一个人啊。虽然瞬现在的样子很可爱,但我看到了还是会心疼的啊。”
糟糕!大意了!瞬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无数想说的话在嗓子眼盘旋却又跌回肚子里,他尝试着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只能任由觉把自己揽进怀里。




写到这里就结束的原因是后半部分以后一直在ooc 好羞耻啊(捂脸 坑冷如冰山 自割腿肉x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