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巡镔] 一别如故 4

半架空 破镜重圆梗

一个很狗血的故事 一切狗血源于生活 一切都是剧情需要 纯属自娱自乐 私设如山 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

*因为是苦逼的高二 学校严格控制不给带智能手机家里也不同意 所以是周更周更周更🙏




4
这天陈玮镔完成了关于苏恪在纠结、煎熬与不可置信中认清自己真正性向的戏份。这一段需要很强烈的情感表达,但对于陈玮镔来说并不难掌控。

他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分外熟练。戏中的苏恪鼓起勇气不再懦弱,和同样决定勇敢的张雨桐一起坚强地克服了困难和谴责,赢得了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戏外呢?现实总是更残酷,陈玮镔比他更坚强更勇敢,可还是输得彻底。


晚上陈玮镔抱着被子躺在床上刷微博,忽然响起了敲门声。陈玮镔翻身下床,光着脚跑去开门。门外站着他戏里戏外的男主角。

“怎么又不穿鞋?”魏巡皱起眉头,“穿件外套,跟我出去散散心?”男主角开口了,陈玮镔不好拒绝,乖乖套上一件外套,随便穿上人字拖,跟在魏巡身后挪出了房间。

秋冬交接之际,海边城市夜晚刮的风不仅有海风咸咸的味道,还夹着刺骨的凉意。陈玮镔紧紧外套,快步走上前和魏巡并肩,开始后悔穿了双拖鞋。


“你觉得,张雨桐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向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魏巡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陈玮镔抖着手把外套拉链拉上:“当然是不相信的啊,撩了那么久的妹,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男的,换成我,我就会难受,也不会轻易相信的。

“那苏恪呢?他的家庭不接受他,社会也不接受他时,他会怎么想?”不知不觉间他们走到了海边一条小吃街。人声嘈杂,陈玮镔揉揉耳朵,不动声色地移开话题:“魏巡哥不是说出来放松一下吗怎么还一直在说剧本?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晚上还没吃饱呢。”他当然知道魏巡问这些问题的目的,只是过去的那些事,他不想再提了。

好在魏巡也没有再多问,安静地跟在他后面给他买单,听他喋喋不休地介绍好吃的不好吃的。他知道,陈玮镔一紧张就话多,也没有揭穿他。等陈玮镔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小街的一个偏僻的角落,魏巡已经陪他吃了一路,也听他说话听了一路。

好尴尬啊,陈玮镔心虚地想,明明已经分手了啊。他清清嗓子,扭过头正准备开口道歉,就瞧见魏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他转头过来,魏巡弯下腰,扶起他的脸:“你嘴角有东西。”紧接着,两片柔软贴上了他的嘴角。

一连串的动作没留给陈玮镔躲开的时间,一股难以名状的怒火也在那一瞬间窜上心头,陈玮镔猛地推开魏巡,心中名叫委屈的情绪无法控制地满溢了出来,他红着眼瞪着魏巡:“魏巡你在做什么!我都说了我们回不去了!”陈玮镔浑身颤抖,转身一个人跑回了酒店。


陈玮镔把头蒙在被子里,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两年前他本来与魏巡约好一起向家里出柜,魏巡却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一拖再拖,最终没有遵守诺言。而陈玮镔被父母赶出家门,在家门口跪了一夜也没换来理解。祸不单行,一不留神被媒体发现了迹象,事情迅速被曝光,向家里出柜变成了公开出柜,一时所有舆论都指向他。两年前社会还未完全开明,对同性恋的态度还很冷淡。他情绪低落,闷在家里想借酒浇愁却一天比一天更加难受。魏巡却忙得连回家来看他的时间也没有。他那时才20岁,他实在撑不下去了,于是他给魏巡打了那个只有十几秒的电话,收拾东西,独自决然地搬回了他自己的公寓。

他想另外开始新的生活。尽管刻意躲着魏巡,他还是做不到。

陈玮镔翻身下床,踉踉跄跄地进了卫生间。镜中的他眼睛又肿又红,头发散乱,脸上挂着泪痕。完了,明天肯定要被化妆的姐姐骂了。陈玮镔叹口气,靠墙坐下来,冰冷的瓷砖携带的凉意透过裤子,他打了个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月饼哥哥吗?”


第二天陈玮镔的眼睛又红又肿,还带着大大的黑眼圈。化妆姐姐的臭骂自然少不了。遮盖黑眼圈的间隙,陈玮镔斜眼看了看附近的魏巡,他的眼底也有些青黑,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没有看向他这边。 挺好的。陈玮镔呼出一口气。就这样保持距离吧。


今天苏恪和张雨桐在公司再次相遇。不巧的是苏恪正好撞见张雨桐和女同事在茶水间亲密地互开玩笑。陈玮镔手里捧着杯子,站在茶水间门口,魏巡和客串的女演员已经在里面准备了。

陈玮镔闭上眼,从前与魏巡传出绯闻的女艺人不少,但无一不是炒作的转瞬即逝的烂桃花。虽然知道这些真相,陈玮镔还是很生气,每次都要魏巡哄好久才罢休,还要哼哼唧唧地索吻。

“停!陈玮镔你表情不对!”导演把陈玮镔扯回现实,“你之前已经看见学长进了茶水间,应该是撞见学长和女同事之后才展露出来的。”

助理飞快走上来给他递了杯水,小声问他:“你没事吧?最近总是走神,要不休息会?”陈玮镔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调整好表情。听到导演示意开拍的声音后,伸手推开了茶水间的门。

正如剧本里所写的,陈玮镔一推开门就看见女演员笑着轻推了魏巡一把,却被魏巡佯装严肃地抓住了手。陈玮镔心里涌起一种复杂的情绪。剧中的苏恪一定很绝望吧,他想。努力了很久,以为自己终于解接近了成功,但老天却突然让他明白,他离成功还差的太远了。也像我之前那样。陈玮镔转身跑出茶水间,手中的杯子啪地掉在地上碎开了。

他觉得自己也很怂,怂得下不了决心,怂得没有勇气去面对。


为了进一步升级矛盾,剧本里还安排了对苏恪有好感的非常主动的蛋糕店服务员,一个可爱的女生。

陈玮镔之前并不认识这个年轻的女孩子,但他很快为她的演技所折服。第一天见面,第一次对戏,她很快熟练自然地进入了状态。按照剧本,主动邀请苏恪一起吃晚餐时,陈玮镔礼貌地伸手递给她一盘果干,女孩子接过来,不动声色地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又很快放开了。 啥?剧本里可没写这个啊。陈玮镔不习惯这样的突然接触,感觉脸上微微发烫。拍摄结束之后,女孩子趁乱把一张纸条塞进他手心里,陈玮镔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他抬起头,女孩子正在不远处的人群中看着他,调皮地对他笑了笑。


晚上,陈玮镔拿着纸条在床上翻来翻去,最终还是没有添加她为好友。昨晚他和认识了很久的陈粤彬通了电话。陈粤彬是他这几年来唯一的倾诉对象。

“你还是尽早认清自己心里的感觉比较好。你之前说我的所有努力白费了,我觉得也许不一定啊,你还是要选择让你开心的生活啊,放好心态慢慢骚~”

那怎样我才算开心啊......陈玮镔捂住脸,缩进被子里。


魏巡斜靠在床上,盯着手机,点开和陈玮镔的聊天窗口又关闭。两年前陈玮镔删除了所有与他的联系,微信还是前几天他以谈剧本方便为理由才重新加上的,唯一的一条消息是自动的“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我们一起来聊天吧!”今天魏巡清楚地看到那个女孩子往陈玮镔手里塞了纸条,应该是微信号吧。不知道陈玮镔会不会加她,他们会不会正在聊天呢?魏巡扔开手机,躺下来,天花板上的花纹晃得他头晕。

魏巡闭上眼,这几天陈玮镔在刻意躲他,原因他也知道。他们出去散步那晚他也彻夜未眠,躺在床上陷在黑暗中,从前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他后悔自己的冲动。第二天看见陈玮镔那副模样,就知道他哭了很久。他想重新开始,可他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他承认自己接下这部剧另有目的。这两年他从未想过放弃陈玮镔另找他人。两年没见,陈玮镔变了太多。他快不认识他了。








这是一个难走的认清自己的过程 是必须要走的一条路

我也写得非常纠结...助攻上线!
分享一件狗血的事情 构思完这个破镜重圆的故事之后得知前男友找了新女友 而且不好看 woc我感觉非常有趣🌚我已经决定听七哥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