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芥Ron

酸脱羟基醇脱氢。
取关随意。

© 夏芥Ron

Powered by LOFTER

[巡镔] 一别如故 5

半架空 破镜重圆梗

一个很狗血的故事 一切狗血源于生活 一切都是剧情需要 纯属自娱自乐 私设如山 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

*因为是苦逼的高二 学校严格控制不给带智能手机家里也不同意 所以是周更周更周更🙏

By.β


5
陈玮镔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有一次两人都闲下来的时候,他缩在魏巡怀里看电视,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分手。看的什么他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时魏巡突然揉揉他的头,把他往怀里揽了揽:“你觉得,我们现在过得怎样?”

陈玮镔靠在他身上,舒服地蹭了蹭:“挺好的,和你在一起就很好了。”

魏巡摸摸他的耳朵:“不,还不够好。我一定会让我们过得更好的。你巡哥一定把你养得胖胖的。”

陈玮镔翻个身坐到他腿上搂住他的脖子,低头亲亲他的嘴角:“可是我胖了就不好看了。”魏巡把他抱起来按在床上,笑着低下头来亲他,冰凉的铁制项链垂下来触到陈玮镔的锁骨。

陈玮镔在这时醒来。才四点多,初冬的天还没有亮,房间里只有床头一盏夜灯散出暖黄色光芒。他一直不敢一个人在一片漆黑中睡觉,从前魏巡有时工作忙不能次次陪他,就给他买了这盏小兔子形状的夜灯,他一直带着,也一直在用。有风从窗帘缝隙刮进来,拂过他的脸,凉凉的。陈玮镔抬手一摸,沾了一手的泪水。

一切如旧,一遇到魏巡,他所有伪装的坚强都在一瞬间溃败,他孤军奋战败得彻底,甚至无力捡起任何一片裂开的盔甲。

陈玮镔揉揉眼睛,拿过手机点开微信和陈粤彬的聊天窗口。

“怎么办?我怀疑我开始动摇了。”

陈粤彬在有六小时时差的挪威旅游,回得很快。

“你不是早就动摇了吗哈哈哈哈哈”

靠!陈玮镔丢开手机,翻身把脸埋进枕头里,闭上眼。


陈粤彬坐在挪威街边的长椅上往手心哈了口气,又拿出手机,看了许久,还是点开了和魏巡的聊天窗口:
“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一聊呗。”


“你和那个蛋糕店的服务员是什么关系?”陈玮镔被魏巡困在公司楼梯间摄像头拍不到的拐角,眼前的魏巡西装革履,手撑过他头顶,瞪着眼,咬牙切齿地说。他吸了一口气,毫不客气地反驳:“学长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呢?我和谁有什么关系也是我自己的自由吧?”魏巡攥紧了拳头,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次,最终只是锤了墙壁一下,转身离开了。陈玮镔扯松了领带,他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CUT!”导演的声音响起,“非常好,今天就先到这吧。”陈玮镔刚想离开,一只白净的手拦住了他,是那个年轻的女孩子:“一起去吃甜品吗?”女孩子温柔的笑让他无法拒绝。

魏巡在不远处注视着这一切,拿出了手机。

吗“今天的戏结束了?”陈粤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魏巡其实与他不算太熟悉,只知道陈粤彬来自温州,和陈玮镔在G市认识,是很久的朋友。

“他把什么都和你说了吗?”魏巡走进房间,反手关上门。

“你是想重新开始吧?”陈粤彬避开他的提问,开门见山地揭穿了他。魏巡晃到床边坐下。“是,又怎么样?”

“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忘记你,或者说他始终没能忘记你。”陈粤彬接着说,魏巡单手拿过一盒牛奶,插上吸管。而陈粤彬接下来的话打断了他的动作。

“尽管如此,就我觉得,他不敢回头。他毕竟还年轻,两年前那些事情他不敢想第二次...你也许只知道他沉默了一年,但肯定不知道那一年他怎么熬过的。他把自己锁在公寓里,成日成夜地喝酒...你也知道他的酒量并不好....饭也不好好吃,就在那一年他瘦了好多...”

“你们分手前几天,他被家人赶出来,又因为意外曝光被社会所针对。他才20岁,一个人承担这一切的时候,你没有回去看他,一次也没有,他也不敢主动联系你,怕影响你....我也知道你那时候很忙...你在听吗?”魏巡往后躺在床上,“我在听。”开口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得不成样。

“之前他和我说他态度很坚决,我是不太相信...然后他今早突然和我说,他可能要动摇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你确定要重新开始,那一定要对他好,一定要比以前更好......他那时之所以不愿让我告诉你这些事,是怕你因此愧疚,他怕你因此无法开始更好的新生活。”

电话已经结束了半个小时,魏巡站在房间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支烟。在他缺席的两年里,陈玮镔改变得太多了,他快不认识这样的陈玮镔了,或者说,他从未真正了解他。从前陈玮镔总撒娇,像个小孩子一样要人照顾。

但这是他在的时候,他不在的时候,陈玮镔比谁都坚强。

烟雾缭绕间魏巡闭上眼,所以这样一个他不了解的陈玮镔,还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吗?







这一章写得顺利一点。有一些路注定不好走的,有一些也只是自己心爱的人能看到的。突然想到一句话:“喜欢是放肆,爱就是克制。”

发表于2017-08-26.1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