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芥Ron

酸脱羟基醇脱氢。
取关随意。

© 夏芥Ron

Powered by LOFTER

[巡镔] 一别如故 6

半架空 破镜重圆梗

一个很狗血的故事 一切狗血源于生活 一切都是剧情需要 纯属自娱自乐 私设如山 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不要上升蒸煮🙏

*因为是苦逼的高二 学校严格控制不给带智能手机家里也不同意 所以是周更周更周更🙏

By.β


6
【又是这个公司摄像头拍不到的拐角,苏恪抿抿嘴。刚才他正准备离开公司,又被张雨桐拽了过来。可是今天的张雨桐好像和上次不太一样,好像有点...紧张?

“学长今天又想做什么呢?没事的话我就先...” “走了”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张雨桐已经偏过头,撑住他背后的墙,低头亲了上来。】

虽然知道今天的大结局一开始就有吻戏,魏巡真正亲上来的时候,陈玮镔还是呆住了,全身像有电流穿过一般。魏巡另一只手很快捧起他的脸。他的嘴唇很软,熟练地压过陈玮镔的嘴唇,趁着他喘息的间隙,舌头轻松探入他口中。

怎么觉得他吻技进步了?陈玮镔迷糊地想,难不成这两年一直有练习?魏巡的舌头舔过他的牙齿,带着清香的熟悉的薄荷气息,很快找到了他不断往后躲的舌头。这入戏太深了吧,陈玮镔闭上眼,由着魏巡更近地贴上来,啃弄他的嘴唇。

后方摄像机旁的导演轻轻咳了一声,魏巡不舍地松开了他,抬起头之前悄悄舔了一下陈玮镔的被他亲得红肿的嘴唇。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张雨桐的眼深邃,带着深不可测的情感,低声说。苏恪喘了口气:“也许吧...”张雨桐揉揉他的头发,“我和那个人只是同事关系,没有任何发展”他顿了顿,“当年你掉下来的那本书在我家里呢,你要和我一起去拿吗?”苏恪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张雨桐笑着把他搂进怀里,他忍不住小声呜咽起来。这么久了,他苦心伪装的不在意和坚强,终于可以歇息了。

“前几天我已经和我家里人说过了,他们不是很接受。但我想过了,他们不接受也无法改变,对吧?所以现在,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吗?”苏恪吸吸鼻子,在张雨桐胸前蹭了蹭,张雨桐牵起他的手,转身离开。】

“CUT!”一群人围了上来,陈玮镔快速躲开人群,助理追上来,在他耳边和他说着什么,但他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要是戏外魏巡也是这样的,该多好啊。他脑海里驱不散赶不走的,都是魏巡方才温柔的模样。


下午结束了所有的拍摄,剧组提议晚上去聚餐。魏巡也答应了会去。可到了晚上,魏巡一个电话打来,说突然有事,可能会晚点到。

可他一直到聚餐快结束了都没有出现。

陈玮镔本想借此机会好好和他聊聊,这样一来实在没有心情。在互相客套之后,陈玮镔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独自喝酒。那个女孩子好像也来坐在他身边,看着他。但今天陈玮镔不太想理她。一杯接着一杯,他仿佛回到了那孤寂的一年,女孩子好像伸手想阻止好几次,都被他侧身躲了过去。哼,别管我。那年我也是这样,一杯杯,一瓶瓶,醉了就睡,睡醒了再喝,就这样一直循环...

朦胧中突然有人把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他头痛欲裂,勉强睁开眼迷糊地看了看,是谁呢?是老哥哥?不对...老哥哥怎么可能会来...

“唔...你是谁啊...”陈玮镔想再躺回去,口齿不清地说。

魏巡皱皱眉,陈玮镔眼睛上仿佛蒙了一层水雾,一看就醉得厉害。他把外套脱下来给陈玮镔披上。“我是魏巡。”

“不可能!”陈玮镔激动地坐直,眼睛红红地瞪着他,“老哥哥不会来的,你不要骗我,他忙着呢!他才没空来看我...你让我再睡一会就可以了...不用管我....”越说声音越小,陈玮镔往后靠,缩进沙发里,又闭上眼。

“他错了,他现在知道错了,他是个大坏蛋。那么,你还愿意给他补救的机会吗?”魏巡只觉得心像被人揪住一样疼,他皱紧了眉头,弯下腰用自己的外套把陈玮镔裹住,抱了起来。他真的瘦了好多,骨头硌着他的手,有点疼。

陈玮镔蹭了蹭他的胸口:“不愿意...不!...愿意....”声音戛然而止,陈玮镔头靠着他的胸口,睡着了。

魏巡从陈玮镔口袋里摸出房卡,进了他房间,帮他脱了鞋,轻轻把他放在床上。一接触到床,陈玮镔就蜷成一团。魏巡记得之前陈玮镔一个人要睡大半张双人床,睡着了也很不安分。现在的他却变成了这么个没有安全感的睡姿。帮他盖好被子,魏巡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按了按太阳穴。


刚才他匆忙赶回来的时候,剧组的人已经走完了,他正碰见那个女孩子站在陈玮镔面前,伸出手想摸他的头。魏巡咳了一声,女孩子回过头,手迅速收在了背后。“剧组的人拜托我照顾他。你现在才来找他吗?”女孩子先开口了。“你想假戏真做?我看出来了。你不说,他也不说,我还是看出来了。”魏巡平静地注视着女孩的脸,缓缓开口:“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我们都不希望外人插手。这只能自己解决。”

“那好啊。但没有人规定你们不能中途退出另寻他路,对吧?你以为同性是一条很好走的路吗?”女孩扬起头,声音里带着些嘲笑,“特别是像你这样的明星。”

“是很难走,我清楚这一点。不需要你提醒。”魏巡往前走了一步,目光移向陈玮镔又移回她身上,“想假戏真做的人其实是你吧?我不会再错过他第二次。其实你根本不了解他。坦诚的说,你不会有机会的。”

女孩不可置信地偏头:“第二次?”“是的没错。”魏巡整了整外套,看着陈玮镔安静的脸,淡淡地回答。

女孩站在原地低着头攥紧了拳头,一言未发,最终还是转身跑开了。


危机感。看来要加快速度了。魏巡走到床边,摸摸陈玮镔的头,弯下腰亲吻了他的额头。

还记得我和你保证过的事吗?我会做到的。





Tbc



一写起亲亲就行云流水 不需要反复修改 我也不知道为啥哈哈哈哈哈
巡哥诺言的启发是六进五的赛后采访 感动哭了 但是今天看的七夕访谈视频 问巡哥最想念谁的时候 对于本cp粉来说还是好虐啊qaq
我的愿望是 是我的笔下 我爱的少年们都有美好的结局

发表于2017-08-28.2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