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微博同名


*练笔写原创的小号:夏可乐cola

[巡镔]髀肉不复生 1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是缓慢的更新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1
魏巡在这个穿着黑衬衫、牛仔裤的男人面前坐下来。若是平时偶遇,他万万不会想到眼前这个面带微笑、文质彬彬的年轻男人是无恶不作的恐怖组织头目。这里是N城最难订位的高档娱乐会所的包厢。华灯初上,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在这里滋生。男人身后站着一个将近二十岁的少年,低着头却站的很直,只在魏巡推开门坐下来的时候抬头望了他一眼。

那是魏巡再熟悉不过的一双眼。但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感情流露。我这是第一次见他,魏巡在心里重复。

“难得一见,魏先生。”傅征礼貌地伸出手,魏巡回握,点点头:“我能有机会来这里一次,还要多谢傅先生。”

”那客套的话我们你就不多说了。魏先生,您先前在电话里向我们允诺的那一批东西什么时候能送过来呢?”傅征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

魏巡微微一笑:“傅先生自不用多心急,该来的总会来的。您也不是不知道,最近官方那里查得严,这批货很重要,小心驶得万年船。”这里不许外人进入,少年走过来给他倒茶。魏巡伸手接过,不小心触到他的手指,少年触电般弹开,茶杯险些落在地上。

“玮镔,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见了魏先生就这么紧张?”傅征不紧不慢地说,又抬眼看向魏巡:“我带在身边一年多了,礼仪也才学了些凤毛麟角,见笑了。今日正巧领他出来见见世面,怕不是和魏先生撞上了缘分,不如让他陪魏先生玩玩?”

魏巡偏头看了眼陈玮镔,少年站在旁边,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倒是本色出演。魏巡暗暗想,脸上却做出为难的神情:“这不太好吧...?”

傅征摇摇头,按下手边一个按钮,两个服务员推门进来。傅征指了指魏巡,开口说:“带这位先生和玮镔去楼上开个房间。”话毕,还意味深长地冲魏巡使了个眼色。

看着他这幅轻佻模样,魏巡在桌下握紧了拳头,脸上强带着笑容:“那麻烦了。”

出了包厢的一路上,两人一前一后跟着服务员,都不说话。直到进了房间,服务员在身后关上了房门。魏巡很快伸手反锁了门,推着陈玮镔进了浴室。


魏巡把他推到墙上,扣紧了他的手,低头凑到他锁骨上:“千万不要告诉我以前他也这么让你陪别人'玩玩'。”

陈玮镔感觉痒,微微侧头,咬着魏巡的耳朵说:“别的一些人有过,我还没有。他试你呢。你的身份不完美,但不碍事,太完美反而有问题。他还怀疑我。不过看你刚才的表现和他的反应,我们都过关了。”

“我们多久没见了?”魏巡抬起头,顺着陈玮镔的鼻子吻到嘴角。“快两年了。”陈玮镔搂住他的脖子,贴上去咬他的嘴唇,“离开你之后的每一天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可是等会还有正事要谈。”魏巡把他抱起来,让他坐在洗手池上,陈玮镔笑了笑:“我知道。”想想又补充说:“要是早一年你这样抱我起来,我可疼死了。”

魏巡皱起眉,他当然知道陈玮镔为了潜伏进来受了多少苦。明明可以坐飞机来N城,偏偏要先偷渡进贫民窟,做出不怕死、只想要钱的样子,尽管他功夫不弱,但他刻意四处惹事,以一敌多难免受伤。等傅征的人找到他带他来N城时,他已经气息奄奄。按理说傅征早就注意到他了,却等到最后一刻,怕也是想考验他。

“别皱眉,”陈玮镔笑嘻嘻地去摸魏巡的眉心,“再皱眉就真成老哥哥了哈哈哈。”小时候受点小伤就跟他撒娇的陈玮镔变了,在训练基地的时候他就变了,那时他可以面不改色地忍下旁人看着都疼的刀伤坚持训练,而现在,他可以笑着说起自己的伤与痛,仿佛在说别人的事。

魏巡把他使劲按进自己怀里,问他:“你有没有后悔过八年前陪我一起走这条路?”

陈玮镔闻言停下了玩魏巡头发的动作,认真地回答:“不。老哥哥是我命里注定的人,所以这也是命里注定的路。”

魏巡亲亲他的脖子,“谈正事。但是我可以一边帮你洗澡一边谈。”


“正事”一口气谈了两个小时,魏巡把陈玮镔从浴室里抱出来。陈玮镔白天跟着傅征到处跑,现在累得连抬眼皮都很费劲。

魏巡顾忌着房间里可能存在的监控。得做出一副真的只是“随便玩玩”的样子。他把陈玮镔放在床上,离开房间前借着替他扯被子的动作,小声说:“快睡吧,小笨蛋。我爱你。”


魏巡走到楼下的一会儿功夫,已经把方才陈玮镔断断续续说出的情报和他自己的分析整理了一遍。会所门口,黄榕生坐在车里等他。

“见着人了?”黄榕生把烟掐灭,发动了汽车,“我等了你一个多小时,把张航替回去了,他要饿死了。”

“出了点状况,不过没事。”注意到黄榕生立刻紧张起来,魏巡赶紧解释,“人见到了。而且还被'赏'给我玩玩。”

黄榕生大笑:“所以花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你们'玩了玩'?意外福利啊。”

“别提了,幸好今天是第一次,要是让我知道傅征还会把他送到别人房间里,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魏巡扣好安全带,忽视黄榕生一声轻笑,“说正事。灰熊最近除了和我们这边合作,还有一个大单子,境内外合作的,不单单是买药那么简单了。玮镔还没摸清楚。之后我们应该见不到傅征了,都和萤火虫联络,傅征要直接负责那单生意。”

“那有点复杂了。老师之前猜有可能是生物实验,你觉得呢?”黄榕生打着方向盘避开深夜的飞车党,收起了戏谑的口吻。

“我觉得很有可能。玮镔说有发现外来人员出没的痕迹。他还提醒我小心,今晚的事他还是怀疑不是巧合。若真这样,该是我提醒他小心才对。过几天还有个宴会,我得去,让张航陪我去?”

“可以。回去和他说一声。之后我和恪恪他们那边还要去跟一下上次没收尾的事情。”

魏巡知道他在说前段时间差点保不住人质命的绑架案,始作俑者自然是灰熊。他按下车窗,点了一根烟。

他们这一群人不算正规的jingcha,应该说是不到用时不露面的特别行动组。上头三年前计划端掉灰熊组织,他们六人小组的目标是斩草除根、一网打尽。陈玮镔卧底快两年,今天是他和小组的首次联络。

当时陈玮镔主动申请做卧底,魏巡第一个反对,但他也无法找出小组里比他更适合的人选,只能作罢。卧底很危险,在恐怖组织里卧底更危险。此次见面是偶然还是有意,魏巡想不明白。他当然想见陈玮镔,但更怕自己害了他。


黄榕生见魏巡捏着烟盯着窗外不说话,知他又在想陈玮镔,叹了一口气,轻声说:“你不要多想的好吧,他那么聪明,我们一定可以把他带回来的。”

魏巡从回忆中醒来,点点头,一句话在他嘴边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被咽了回去。

Tbc

用了鸡哥本名,因为用“养鸡”太违和哈哈哈哈。挑战一个带感的设定,但是正式开学了会比较忙,缓更🙏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