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芥Ron

希望你们都能感受到我想传达的东西
黄榕生是立场
巡镔女孩坚定不动摇
柔情的日子里 爱你们不费力气❤️

© 夏芥Ron

Powered by LOFTER

[巡镔]髀肉不复生 2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缓慢更新/设定:竹马竹马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本章过渡)

2
陈玮镔醒了,但没有立刻睁开眼。随着意识渐渐清晰,他听见房间里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他睁开眼,果然是傅征。男人一只手里把玩着打火机,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烟,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眯着眼笑:“他对你倒是温柔。”陈玮镔想坐起来,但身后突然牵扯到的疼痛让他动作一滞,但他还是忍痛坐了起来。傅征把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的白烟:“看来只是事后温柔。”

“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不就随便玩玩?”陈玮镔抓起魏巡放在床头的上衣穿上,皱皱眉,“别在我这吸烟,恶心。又有什么任务?”

“你还是这样不听话,犟,不乖,”傅征摇摇头,在烟灰缸里按灭了烟,“明天有个宴会,你跟我一起去。”

该死的老哥哥,弄得这么疼。陈玮镔一边努力调整姿势让身后不那么疼一边腹诽,并不打算回应傅征。

“不说话当你默认了。”傅征走到他身边,挑起他下巴,满意地看着他厌恶的表情,“劝你乖乖听话,无论在什么方面。”

终于走了。听到门关上的声音,陈玮镔斜倒在床上,闭上眼。耳朵上钉着的定位器深深扎着他柔软的耳垂,高调宣扬它的存在。

傅征到底想做什么。

窗外一片阴沉,想要下雨了。


有人轻轻敲了敲窗,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大声。魏巡弹起来,环顾四周,黑暗中,其他舍友都没有动静。他悄悄走到窗前,翻了出去。

陈玮镔果然在窗边等他,憋着笑从背后捅他的腰。自从他们搬宿舍到了一楼,每天熄灯以后都偷偷跑出来玩。

魏巡转过身,陈玮镔头发有点乱,眼睛却发着光,“老哥哥今天我们去跑步吧。”

“可以啊。”两个少年轻手轻脚来到操场,刚跑了半圈,就有凉凉的水扑打在脸上。

明明该赶紧躲雨,两人反而跑得越来越快。雨越下越大,他们步步踩在水坑里,鞋子和袜子都泡在水里,衣服冰冷地贴在身上,但他们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年轻气盛,骨子里都刻着不服输的傲气,无忧无虑,只需考虑当下,其他的什么都不管。

直到大雨密到看不清前路,两只落汤鸡才决定湿答答地跑回宿舍。在窗前,魏巡正准备揉揉他的头提醒他回去赶紧换衣服,陈玮镔突然紧紧地抱住了他,同样湿透的两个少年贴在了一起,还没等魏巡反应过来,陈玮镔已经松开手,跑走了,他的话卡在喉咙里也没能说出来。


魏巡睁开眼,豆大的雨滴打在窗玻璃上。也没那一天下得大。魏巡想,而且很吵。梦里少年的脸朦朦胧胧仍在他眼前晃,他伸手想去触碰,一切却又散开了。

真他妈心烦。魏巡伸手在床头柜上摸索他的烟盒,却摸了个空。

他叹了口气,垂下手,闭上眼。

对。陈玮镔不许他在房间里吸烟。


张航讨厌无所事事的自己。这也是他年幼时选择独自加入训练基地的原因之一。父亲与他的矛盾一直很深,他并不快乐的童年是心里一直过不去的坎。从小他就没什么朋友,黄榕生是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他们性格相似,都会尽自己所能把事情的风险降到最低,谨慎。张航一直把他当成最好的兄弟。直到今天,隔壁组有几个人和他说,听见黄榕生和老师说,他太固执,又有些冲动,不适合交付太多任务。

听起来真难受。张航望着窗外发了一会呆,还是走向了训练馆。


他本就是看准了中午时几乎没人在训练馆才选择一个人去发泄。没想到他才刚刚对着沙包挥了几拳,他此时最不想看到的人来了。

“怎么中午训练?想找你吃饭呢?”黄榕生笑着走过来,靠在旁边的扶手上。

“太固执又有些冲动,不适合交付太多任务”这句话怎么也不愿从张航脑海中跑开,此时更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他狠狠地挥了一拳,把拳套扔在地上,转头面向满脸诧异的黄榕生,努力让自己平静地说:“打一架吗?”

“我靠?你怎么了?”黄榕生一下子站直了。“我以为兄弟之间都是坦坦荡荡不会背后嚼舌根的。”张航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既然你说我冲动,那我就冲动给你看看吧!”说罢一拳已经挥了过去。

黄榕生险险挡住他这突然的一拳,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是兄弟为什么不能说开了?”张航哼了一声:“先让你看看谁比较厉害。”

见他认真起来,黄榕生知道张航来劲了谁也劝不住,只能乖乖充当陪练,几个回合下来,两人都大汗淋漓。黄榕生本就不擅长近身格斗,一招一式间不小心被抓住了破绽,正当张航轻松扣住他的手腕把他按倒时,有人推开了半掩的门。

“你们不吃饭在这做什么?”是罗志祥老师,严肃的声音在空荡的训练馆回响。两人心下一紧,迅速爬起来,低下头都不说话。“为什么突然来这里打架?”罗志祥又问了一遍。他平时幽默风趣,若严肃起来,便是真生气了。

“...有几个人告诉我,七和您说,我不适合交付太多任务,因为太固执太冲动,所以我想找他比试一下证明自己...”张航率先开口,“什么?是谁说的?我没说过这样的话!”黄榕生激动地抬起头,“你告诉我是谁说的?”

“安静。”罗志祥走到张航面前,摇摇头,“现在我看你的确挺冲动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没听过榕生说这样的话,我看他也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想必是有人在挑拨离间。你也该改改你这个脾气了。”张航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吧。我其实也能理解张航的心情,他是真心把你当兄弟,听到这样的消息他心里不舒服很正常榕生你先去吃饭吧,你,跟我过来一下。”罗志祥指了指张航,转身离开了。剩下两人对视,黄榕生活动了一下手腕,拍了拍张航的肩膀:“去吧。之后我们找时间再聊聊吧。”张航应了一声,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训练馆。


“你们两个的事情,我留给你们自己解决,没问问题吧?”见张航点点头,罗志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递给他,“交给你一个独立的绝密任务,其他组员也不能告诉。他是一个特殊的卧底,会主动联系你。你的任务是,配合他的一切行动,并尽力保护他的安全。他卧底时间更长,是绝密。你懂我的意思。”

张航翻开手里写着“绝密”的档案,第一页的照片里,年轻人眉眼清秀,笑得很自然,照片下是他的名字:赵英博。

Tbc

稍短了一些 还是忍不住加了狗子进来玩~鸡七好难写 这次感觉也写的很渣 但是也改不出别的了...非常喜欢他们 趁这个机会夹带他们的友情向玩一玩~然后 取消月考了很开心!巡哥生日也快到了:D

发表于2017-09-16.1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