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芥Ron

酸脱羟基醇脱氢。
取关随意。

© 夏芥Ron

Powered by LOFTER

[巡镔]髀肉不复生 3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设定:竹马竹马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3
“你家镔镔今晚会来吗?”张航扭头看副驾驶座上表情严肃的魏巡,企图调节紧张氛围:“这么紧张干嘛?”

魏巡调整了一下安全带,叹了一口气:“你这样问,我就更紧张了。”他手心里全是冷汗。

“冷静。进去都要搜身的,我们身份敏感,要更加谨慎。东西肯定是不能带的,你想太多容易出问题。”张航熟练地停进停车位,解开安全带,“魏先生,下车吧。”魏巡给他刻意做出的狗腿模样逗笑了,“行吧,下车。”

门口的搜查果然严格细致,魏巡递上请柬,保安微微点头,摸出了魏巡身上象征性带来的枪,并取出了所有子弹。

大厅里人很多,张航低头跟在魏巡身后。迎面走来一人,避开魏巡却狠狠撞了他一下,张航被撞得往旁边一偏,突然感觉手心被人刮了一下,他猛地抬起头,秘密档案里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转身消失在人海里。

“怎么了?”魏巡注意到他突然的动作,回过头问他。“没什么。那小子真不懂礼貌,不知道是哪来的。”张航摇摇头,整整被撞出褶皱的衣服。

两人找到位置坐下,正看见傅征走上舞台敲敲话筒示意全场安静下来。魏巡很快看到了坐在离舞台最近的桌子边的陈玮镔,他翘着腿,正笑着和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孩子低声说话。

“哟,长本事了,撩妹呢。”张航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到了这一幕,凑过来打趣。魏巡一个眼刀甩过去,张航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感谢各位今晚抽时间来参加这个宴会。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我的朋友。今天,我想向大家介绍接下来我们伟大计划的一位关键人物。”傅征说着朝台下招了招手。一个年轻人站起来走上舞台,在傅征身后停下。“我们年轻有为的生物实验学家,赵英博。”

台下响起掌声,赵英博接过话筒,勉强笑了笑,“大家好,我是赵英博。”他长得好看,尽管自我介绍不仅单调、语调平缓不带感情笑得也不太自然,但还是很吸引人的视线。周围有人发出赞叹声。大概科学工作者都很冷淡吧。魏巡想。傅征接着说:“之后,我会各自与大家联系并讨论合作的内容。我们这个宏伟的计划——'尘埃'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成功。只是现在,完整的'尘埃'计划内容,请原谅我暂时不能透露。今晚就是为了庆祝这个计划的正式启动。接下来的时间,留给各位自由安排,尽兴即可,我请客。”

披着羊皮的狼。伪装成正经企业,依然做下劣的勾当。

一片掌声中,两人走下舞台,大厅立刻喧嚣起来。许多人站起来拉着自己的舞伴走向舞池。

“这位先生是一个人吗?”魏巡转头,看见一个穿着简约优雅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杯红酒。魏巡看过今晚所有客人的档案,认出她是一家制药公司的总经理。不知什么时候张航已经不见了人影,魏巡在心里骂了他几句,礼貌地回答:“是。”“不如一起去跳一支舞吗?”女人放下酒杯,妩媚地笑了:“我叫唐凝。”魏巡不好拒绝,咬咬牙,挂起微笑,牵起女人的手:“我叫魏巡。请。”

两人滑入舞池。唐凝贴的极近,淡淡的香水味充斥他的鼻腔,让他有点不适应。“你是做什么的?”唐凝凑到他耳边说,让他更加不舒服。“一个普通药剂公司的普通员工。”魏巡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越过许多人的头顶,瞧见陈玮镔靠在椅子上,身边的女孩喋喋不休,他却好像心不在焉。

“你在看谁?”唐凝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她笑了:“你喜欢那种类型的?”魏巡垂眼不说话,心想:你可找错对象了。“那是傅征的妹妹,挺单纯一个女孩子,”唐凝自顾自地往下说,“叫傅枫,被她哥养的有点跋扈。”

听着音乐快要结束,魏巡清了清嗓子:“我喜欢谁也和你无关吧?你我也不过萍水相逢罢了。”一曲终了,魏巡松开手,他自以为刚才的话已足够冷淡,没想到唐凝还保持着优雅的微笑。他转身离开,听到她在身后轻声说:“我们会再见面的。”


陈玮镔盯着魏巡挤出人群,身边人在喋喋不休些什么全然没有听进去,直到傅枫狠狠地拽了他一把:“想谁呢!算了算了我们吃东西去!”陈玮镔差点没站稳,踉跄了一下,翻了个白眼:“你慢点!”


魏巡刚挤出人群,正想拿出手机联系张航,就听见一声枪响,尖叫声随之响起,人群骚动起来,混乱中一只手拽住了魏巡,是张航。

“你跑哪去了?”魏巡皱着眉头问他。张航扯着他往出口挪:“到处逛了逛,怎么了?你艳遇了?”魏巡掐了他一下:“你才艳遇呢。”

门口一片混乱,保安再怎么努力也拦不住胆小的汹涌人群,两人很快坐上了车。

“受伤的是一个制药公司的总经理,不懂伤势怎样,人太密集凶手看起来很有经验,动作迅速跑得也快,我也没看清楚是谁。”张航说。“巧了。刚才找到我那个也是一个制药公司的总经理,会不会有联系?”魏巡按按太阳穴,拉上安全带,“你到处逛发现什么了吗?”

“...其他的...没什么了。”张航动作滞了滞,发动了汽车。


方才张航偷偷跟着赵英博进了赌场,也混在人群里胡乱押了几注。傅征做东,不断从围观人群中挑人出来一块玩。尽管张航拼命往后躲,他还是被点了出来,只得硬着头皮坐下。傅征手法很熟练,两人各胜一局之后,傅征抬眼仔细打量他,微微一笑,又垂下眼,挥手叫了下一个人。

张航站起身的瞬间,看见赵英博皱着眉,对他摇了摇头。等他站直往赵英博站的方向投以疑问的眼光时,赵英博已不见了踪影。

“会再见面的。合作愉快。”他走过傅征身边,傅征头也不抬,轻声说。




这是写了very very久的一篇,有点短吧。埋了一些伏笔,很无聊的一章,希望喜欢(鞠躬)今天放国庆 本来的八天假变成了六天假 收假回去连上八天课 我是绝望的好吧orz前几天重新研究并且修改了大纲 才找到了写下去的方向和动力

发表于2017-09-30.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