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微博同名


*练笔写原创的小号:夏可乐cola

[巡镔]髀肉不复生 4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设定:竹马竹马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往后的一切纯属虚构 有bug诸君笑笑就好

4
赵英博面对着满桌子的瓶瓶罐罐,心里跑过了无数披羊驼。啊,健哥一开始怎么没告诉我来这里比留在研究所还辛苦啊,我想睡觉。

自从被傅征召进这个地方,他每天都要对着无数种药物重复同样的事情,测试功效,尤其是特殊性,记录结果,并按药力效果分类好。真无聊,赵英博皱眉头,把小音箱的音量又调大了一点。傅征想干嘛?测试我?没必要啊。我在他一个下属的公司里待了两年,拼命装作无意地展示才能,好不容易等到他提拔,怎么就让我做这个?

嗯?怎么有一瓶没有标记呢?赵英博单手拿起玻璃瓶,放在眼前仔细观察。淡蓝色的浓稠液体一动也不动。倒映出他的眼睛。赵英博扭开密封盖子,淡淡的霉味混在金银花的香气里涌了出来。赵英博猛地睁大眼睛,这味道是......

赵英博脑子清醒了大半,这一定就是傅征计划的关键所在!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他当然清楚地记得他的任务是“无意”影响研究,拖慢傅征的计划,但他现在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内心想要立刻研究这个还未被命名的液体的冲动......


“赵英博发现'h'了?”傅征站在落地窗前,点了一根烟。他身后的人点点头:“对。而且好像挑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当真?那他还真有点本事。”傅征转过身,看着那人点点头,接着说:“那交给你了。一定配合他的研究。这种搞科研的,一定要让他们自己发现一些东西,才可以激发出主动性。你也知道,'h'是任务关键,他也是任务关键。如果他真的可以加以改良,我们就彻底成功了,萤火虫。”

被叫做萤火虫的男人站得笔直:“一定可以的。”傅征开口:“'h'太重要了。你知道的,如果没了,我们谁也活不成。'尘埃'对我们也很重要,如果这次能成功,不仅可以有机会洗白之前的所有行为,还可以轻松取得政府的信任,我们努力了这么久,此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傅征捏捏眉心,“陈玮镔呢?”

“陪大小姐去逛街了,应该快回来了。”

“好。风暴来临之前,让他在惬意一会吧,再过几天,有他好受的。你等会就打电话给魏巡,催货。”


萤火虫离开了,房间里安静下来。傅征坐到房间中央的转椅上,闭上眼。他又开始头疼。桌上摆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老人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老人牵着一个孩子,两个人都没有笑。傅征把相框拿起来擦了擦,端正地摆回原位。

爸爸,我会实现你的梦想的。


陈玮镔蹲在码头边,身后站着十几个手下。他刚刚陪傅枫回来,就被派来这个废弃的旧码头。接一批重要的货。傅征这么说。

这里聚集的都是些道上的人,鱼龙混杂,干见不得人的勾当。也有大胆的人朝陈玮镔吹口哨,但也仅仅限于吹口哨。想靠近他的人都被他身上的戾气挡了回去。

他像一只刺猬,全身的刺都蓄势待发,眼神里像藏着尖刀,任何人都不许靠近。傅征说他是一头敏感凶恶的兽,这是傅征所有话里他唯一赞同的一句。他只能用这种办法来保护自己。仅仅有一个人能毫发无损地走过他的防线。

切。陈玮镔啐了一口。又分心想他了,不懂他现在在干嘛。

远处汽笛响起,一艘轮船驶进码头。他站起来揉揉发麻的膝盖。海风刺在脸上,有点疼。

他本以为要护送给萤火虫的会是些沉重的箱子,没料到甲板上走下来十几个人,游客打扮,都戴着口罩,由着几个船员护送下来。没听说最近要接待客人啊…陈玮镔再仔细看,见他们目光飘忽,难道...用了药?陈玮镔紧张起来。他想起前几天才见过面的赵英博,那个不善言辞的生物学家,傅征吩咐他时说的话蹦出脑海。他很快得出了一个令他毛骨悚然的假设。这些“货”,是用来测试的吗...

一路上陈玮镔都无法集中注意力。他明白傅征的恶毒,但没想到竟会至此。他在宽大的外套袖子里握紧了拳头,这般迷失心志的恶人,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的。这个想法,从他第一次见到傅征草菅人命开始,没离开过他的脑海。他庆幸自己不驯的伪装,这样他可以不必去隐藏对傅征的厌恶。


萤火虫是一个寡言的人。大家都不清楚他的真实年龄,他总带着面罩。听他的声音。大约四十岁了。陈玮镔见着他,他微微点点头。权当打了招呼。陈玮镔习惯他的态度,也点了点头,远远目送萤火虫开车带走了那十几个人。

得找个机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他想。


焦迈奇已经在实验室里呆了两天两夜了。之前被灰熊绑架的受害人突然发起了高烧,原因不明。医生只在他体内发现了一种未知的物质,任何药都无法改善他的病情。家属在一个月内经历大落大起又大落,已经接近崩溃了。

焦迈奇叹了一口气,又想起前几天黄榕生来向他请教怎么委婉地和家属沟通情况。黄榕生纠结了很久,反反复复准备了好几套说辞,还对着镜子练了很久的表情,才敢登门拜访。可尽管如此。他回来时,还是一脸愧疚。他总是这样,把所有错都担到自己肩上。

被他命名为“β”的这种物质焦迈奇从未见识过。尽管他询问了很多有威望有经验的老专家,也仅能得到一些模棱两可的分析。“β”十分活跃,在受害人体内无章法地肆意破坏,焦迈奇一直想弄清楚它攻击的规律和方向。但他毫无进展。

是不是方向有问题?焦迈奇打算休息一会,他站在洗手池前,冰冷的水从水龙头里流出来,打在他手上,冲开了洗手液,泡泡渗进指缝里。在实验室里,洗手是必不可少的。他刚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冬天洗手是他最煎熬的事情。那时他的手总被冻得通红,寒意直直窜到骨子里。现在他渐渐习惯了,也没那么难受了。他的身体适应了这件事。

等等?适应?焦迈奇愣住了,一时忘了关水。那假若不适应呢?不适应就一定会有冲突。他瞪大了眼睛,难不成“β”是因为无法与受害人身体相适应?

他“啪”地关了水龙头,回到实验桌前,重新分析了一次。果然。

“β”该是一种具有改造能力的物质,改造的方法简单粗暴。由于受害人的身体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与“β”相适应,所以引发了病症。“β”应该对人身体的要求很高,但具体要求是未知的。灰熊选择在受害人身上试验,应该是在测试,看来灰熊也不清楚这个具体要求。当然,这未知同样也可以被利用,带着类似“物竞天择”的原则。

焦迈奇甩掉手套,抓起电话,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方接得很快,黄榕生低声问:“怎么了?”

焦迈奇深吸了一口气:“我这几天的研究有结果了,但是没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tbc

是剧情无聊cp感不强吗…还是这个圈子实在太冷了?每一篇的热度都让我非常没动力写下去x好啦好吗开玩笑的 大家开心就好 我也没想过自己写的垃圾玩意能让大家都喜欢 写自己想写的就好了 国庆快乐各位 中秋也快乐❤️ 这是假期最后一更 10.14再见👋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