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微博同名


*练笔写原创的小号:夏可乐cola

[巡镔]髀肉不复生 6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6

我虔诚爱你
以灵魂骚动你
骚动到有乐器奏到心扉
我全身看你
以灵魂来抖气
感觉多骚灵


陈玮镔坐在床上,音乐戛然而止,转而变成了傅征的声音:“生活得挺惬意?你现在过...”陈玮镔啪地关掉了蓝牙音响。


他站在办公室里,偏头看巨大落地玻璃窗外的各种高楼。傅征靠在转椅上转着笔,漫不经心地说:“听说你昨晚没请示我就跑出去了。”不带任何感情的陈述句。陈玮镔斜眼看他,昨晚他跑到一个酒吧点了一杯甜苦艾酒发了一夜的呆,天快亮才悄悄回来。他的眼睛有点红,眼角上挑,深深的恨意不加掩饰张牙舞爪不顾一切地窜出来:“是又怎么样?你管不着我。”

傅征一扫平时的冷静,猛地站起来,几步走到他面前,甩了他一巴掌。陈玮镔没防备被打了一个踉跄,险些重心不稳摔到一边。傅征瞪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你,再说一遍?”陈玮镔在嘴里尝到些腥甜的味道,右脸火辣辣地疼。那几个人质的事情突然挤上心头,于是他仰头直视着傅征的眼睛,学着他的语气,挑衅地说:“你,管不着我。”五个字,每个字都带着血腥气,来自他嘴里,更多的来自他心里。

预想中的一顿打却没有到来,傅征面上阴沉看不出情绪。突然他笑了,往后退了几步,欣赏地上下打量了陈玮镔一番,挥挥手叫来了几个人:“给他试一试。不听话的东西总要治一治。”没等陈玮镔反应过来,他已被几个人按在了地上,他的脸贴着冰凉的瓷砖,凉意不知轻重地刺激着他肿起的右脸。傅征站在他面前,他努力仰头去看,看到傅征脸上全是他从未见过的得意的神情,也许...还混有一些...期待?

冰凉的针头抵上他后颈的时候他才发觉不对劲。糟糕,玩大了,这下怎么跟老哥哥交代啊....针头刺破了皮肤,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身体里蔓延开来。那几个人很快放开了他,但他也无法自己站起来,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四肢的知觉也被夺去,只依稀听见傅征说:“把他抬回去。”于是有几人把他抬了起来。


他的脑子里忽明忽暗,陷进柔软的床铺里的时候,好几个人的声音翻翻滚滚淹没了他,有傅征的,有他早逝世的父亲的,还有傅枫的....这些声音几乎要溺死他,这时魏巡出现了,于是他又被捞了起来,奄奄一息。

迷蒙中他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个黑暗的小巷。那晚他偷闲去酒吧里唱歌,发现了台下一个目不转睛看着他双眼里满溢出喜悦的女孩。那眼里的光线流转得那样好看。女孩穿了白裙,像一只纯洁的羔羊。她身上散发的不仅是年轻的光芒,更是自由的活力,是陈玮镔一直向往的。他很小的时候就成为孤儿被捡进组织里,这样的感觉他从未体会过。但很快,他发现酒吧角落里一个虎视眈眈的男人,同样目不转睛,只是他的视线放肆地停在女孩身上。

演出结束之后夜也深了,女孩不舍地离开了。陈玮镔匆匆完成了交接就追了出去,果不其然在巷子里发现了那个男人,他面前是那个女孩。女孩瘫在墙角,脸上写满了惊恐和绝望,浑身颤抖着。白裙沾染了泥土,扎得他眼疼。彼时他才十七岁,年轻气盛,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可他毕竟只有十七岁,几下就被男人轻蔑地扔到了另一个墙角。他挣扎着爬起来,抬头便看见女孩的白裙被粗暴地撕开。那一瞬间陈玮镔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摸索到了腰间的他冰凉的shouqiang......

后面的事他不太记得了,也不想记起。他只记得他抖着手,脱下外套盖在瑟瑟发抖的女孩身上,一句话也不敢说,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那是他第一次用那个东西。

冲动又不成熟的试用换来了一顿臭骂。在陈玮镔的印象中,粒姐从未如此严厉过。她抱着手臂,大声斥责他,平时脸上亲和的笑被怒气淹没了。他知道陈粒在气他的冒失,他也没有什么好争辩的。最后陈粒叹了口气,摆摆手,按照规定,让他去跑20圈。

魏巡一直陪着他。粒姐训她的时候,魏巡和他并肩站着,低着头,不发一言。他罚跑的时候,魏巡和他一起跑,从下午到晚上,从烈日到残阳再到孤月,一言不发,一步不停。

他记得汗流进眼眶辣得他难受,记得夜风吹起他们的T恤下摆,记得同样全身是汗的魏巡上前拥住他,魏巡说,“好”。

陈玮镔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似被放在火炉上加热,如烧开的沸水般翻滚,那股横冲直撞的力量窜来窜去的速度却慢了下来,渐渐趋于平稳。一双冰冷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接着一个陌生的声音说:“第一次激发平复了。”赵英博...?是他吗...?这时有脚步声离开了。那双手的主人捏住他的下巴,有气息拂在他脸上,一枚小小的药片被放进他的嘴里,顺从地滑进胃里。困意很快袭来,压过了一切。


赵英博撑起身子,他刚刚给陈玮镔喂了一片安眠药,但并不是普通的安眠药,他在里面悄悄混了些抵抗“h”的药剂,也仅仅能作些微不足道的抵抗,但聊胜于无,他的研究还没有进展到研制出药效稳定的控制剂的地步。他万万没料到傅征会用陈玮镔来做实验。这个小孩年纪轻轻就被收进组织里,他在卧底之前见过的。

赵英博皱起眉头,“h”带给人体的危害远远超过它改造人体之后赐予的力量,看来计划要改动,还需要加快了。


唐凝在他对面坐下来的时候,淡淡的香水味也飘了过来。魏巡环顾了一圈,尹毓恪坐在吧台里摆弄咖啡机,时不时看他一眼,黄榕生坐在隔了几张桌子的地方,戴着鸭舌帽,双手熟练地在笔电上打字。

“我说过的,我们会再见面的。”唐凝搅了搅面前的咖啡,笑着说,“魏先生约这个地方,真是雅致。”

魏巡拿起咖啡抿了一口,努力按下内心的不安:“谢谢夸奖。唐小姐百忙之中抽时间来赴约,不如我们开门见山了吧,东西,您可以还给我了吗?”“但是我不着急啊。”唐凝微微一笑,几个字把魏巡塞得无话可说。

“那...其实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要处理...”魏巡不愿浪费时间,只好不太礼貌地表明了态度,他放在桌底下的手里冒出了冷汗。唐凝从包里拿出一个纸袋。推过来,魏巡拿起来,隔着薄薄一张纸,凉意传了过来,是熟悉的形状。魏巡打开纸袋,手链安静地躺在里面,一点也没变,包括”w”边角上一点点划痕。魏巡心里松了一口气。

“那几个人什么也没注意到,魏先生尽管放心。”唐凝托住下巴,“但是...魏先生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正在魏巡纠结该如何作答的时候,唐凝接着说:“不如陪我说说话吧,就现在。你其实...没什么别的事情吧。”

魏巡尴尬地笑了笑,活动了一下手腕,收起了纸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唐凝转头看向玻璃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就积累了很大势力。妈妈说,当时所有人都怕他,很多人也想害他,但是都不得不听他的。他一直把我妈藏得好好的,连带着后来出生的我也是。他谨慎小心,只信任生死之交的兄弟,互相照应;他仗义,对别人的求助几乎都是有求必应,但只是几乎。他有自己的原则。”唐凝的视线滑到魏巡身上,“你是第一个知道他家庭的外人,所以现在你也不算外人了。我爸很喜欢你,尽管你们唯一的一次见面仓促又混乱。但我想,他自然有他看人的方法。”

“可是....”魏巡忍不住打断,虽然他早怀疑唐爷和唐凝的关系,但还是被她的坦诚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无意招惹太多人注意,低调行事更能保证安全。

“我知道。”唐凝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我知道你是谁,我爸也知道,我们都知道。没有什么事情瞒得过他。所以...你现在明白我爸的意思了吗?”

明明是疑问句,却是不允许否定回答的陈述语气,唐凝突然散出了从未有过的强大气场,压得魏巡有点喘不过气。唐凝笑了笑,也没等他的回答,安抚地摸了摸他的手背,松开了手,“回见吧。”

窗外唐凝已经发动车子离开了。魏巡脱力般靠在座位上,手无法控制地抖动。他们从未考虑到这种情况。通过他摆在桌上的手机黄榕生已经听到了所有,此时也皱紧了眉头,录音文件已经成功传送到了李健的电脑里。





你们要不要猜巡哥还有没有别的桃花hhhh终于写完了表白的回忆杀!写的好爽!希望你们也喜欢!表白我从小就又酷又帅的正义小甜镔!❤️
接下来要段考了 要校运会 要校庆 申请缓更orz给大家道歉🙏❤️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