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巡镔]髀肉不复生 7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7
傅征很久没有出现了。隔三天就有一次的打针还在继续。那个每次都来打针的赵英博永远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但他那仿佛不存在感情波动的视线与陈玮镔的交汇时,总会深一点点。注射进来的药物较第一次也温和了许多,更像是催眠的东西。

也许他在帮我?陈玮镔又一次被汹涌睡意淹没前这样想。

赵英博的确在耍些小聪明。注射液中的药物所占的比例已经低到了4%。他的研究没有停止,傅征给他准备了非常完备的实验室和药物用品,甚至“邀来”国外的专家给予协助。他真的很需要这个解药。赵英博想。我也很需要。他回到实验室,摆弄了一下各种仪器,还是定不下心。傅征这几个星期都会在外面做最后的工作交接。他想了想,摸出手机,熟练地按出一串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又迅速删掉了。


天越来越冷了。萤火虫看着楼下的人撑着黑伞来来往往,树叶越掉越少,冷雨天天下,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阳光了。“尘埃”计划走到了关键的节点,一旦越过这个节点,计划的成功就指日可待了。可怎么样安全跨过去呢?

傅征的父亲傅严给了他一条命,那时傅严还没有能力筑起屏障掩盖先辈罪恶的过往。萤火虫跟着他,解决了一次又一次冲突,进行了一次又一次谈判,低声下气卑躬屈膝也不在少数。那一段日子又苦又累,心里的不服气无法发泄只能自己嚼烂了再咽回肚子里。更恐怖的是瞧不见前方的光明,也不知这样的黑夜何时是个头。

年轻的人傅严咽下了太多苦闷与委屈,于是中年的他早早变得冷漠和不苟言笑。他迎来了他的第一个儿子,拥有了一家正经的药物公司。不久,还有了一个小女儿。当初的目标实现了。傅严从未想过再做害人的事情,不仅害人,更害己。他憎恶前人的血腥过往,努力了大半生终于建起了堡垒。他希望自己的后代能自由快乐地生活在阳光下。

“h”是傅严的心血。他希望“h”可以提升人的抵抗力,减少疾病。傅征扭曲了意图。他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被他改造后的“h”药剂已经吸引了一些国家的视线,将给他带来巨大的收益。人体改造更是当前热门的话题。他知道傅征想借此选出精英,身体能经得住改造的精英,以壮大自己的力量。如果他能以此控制政治,进而控制社会,即使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同样可以生活在阳光下。

现在一切都指向那个年轻的科学家。若他修正成功并制得了解药,傅征也就成功了。

他只考虑自己,对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不管不顾。更可怜的是大小姐。美好的将来也许就要被他哥哥毁掉了。更可怕的是傅枫深陷于他哥哥的谎言,坚信计划成功以后就会有美好的生活。可这只是傅家人的幸福。萤火虫担心傅枫有一天也变成像傅征一样冷血无情的人。

萤火虫在傅严临死前答应他,要好好照顾傅征傅枫。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犹豫了。他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不仅是他的名字,就连他的命,他的一生,都是傅家给的。

萤火虫摘下面罩,那张皱纹斑驳的脸映在窗玻璃上。脸上横着一道伤疤,从左眼角一直划到上嘴唇。是最艰难的日子里,他替傅严挡的一刀。他小心翼翼摸了摸伤疤,痛感已经淡不可察,但记忆一直像是那一把尖刀,刺在他心上。


咖啡厅今天照常开门了。尹毓恪托着下巴看着窗外。有人走过来问他在看什么;他只是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赵英博这个名字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他耳朵里了。之前他突然失踪,黄榕生四处打听无果,焦迈奇在实验室里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紧张不已,总期待是他回来了。组织上头最后只轻飘飘降下了一张死亡通知书,不许任何人再提。现在这个名字又“活”过来了。那天陈粒传到他手机里一个文档,点开就是赵英博的档案。于是一切都真相大白。尹毓恪拨弄了一下桌上的假花。臭小子,这几年也不懂过得怎样。

张航很准时,他的位置靠墙,他正倚着椅背佯装补眠。门被推开的时候风铃摇动起来,尹毓恪正准备起身回吧台,回头就看见几年没见的大高个从门缝里挤进来,一溜烟窜到吧台前:“不好意思,可以借一下厕所吗?”一个男人跟着他后面进来,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张航没有动作,但尹毓恪看出来他已经进入了警惕状态。咖啡厅外还站着几个人,眼神冷漠,固定在赵英博以及咖啡厅里坐着的几个人身上。尹毓恪撑着桌子看着赵英博脸上带着一些调皮的笑走向了厕所。门口那人倚在门上,打量着其他人。不错啊,可以笑得这么自然了。现在才恍然发觉,以前那个要对着镜子练习的傻子其实挺好的。

“桃李春风一杯酒,望眼生花已十年。”那时候赵英博消失前留了这句话给他和黄榕生。十年啊。从高中到现在,居然已经有十年了啊。

张航在赵英博和那个男人离开之后也进了厕所。出来在吧台付钱的时候,微微屈起食指敲敲桌面,尹毓恪会意,知道他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又是一个小任务。尹毓恪揉揉眼,方才赵英博进来的不到十分钟里,他的视线没有一丝一毫分到自己身上。长能耐了啊。转念一想,现在快到计划的尾声了吧,可别再出什么乱子了。他默默祈祷着。快点结束吧。大家都快点回来吧。


“你真的不适合这样的生活。”

傅枫坐在陈玮镔对面,眼神飘忽,也许在走神,对他的话一点微小的反应都没有。陈玮镔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没有骗你,我真的觉得......”

“你又怎么知道什么适合我?”傅枫突然开口,打断了他,她的眼睛里泛起不屑的波澜,“我爸都没资格决定我该怎么过,你又凭什么?凭我...现在喜欢你?”傅枫停了一下,斟酌了一下用词,手撑在桌面上,斜眼打量墙上的油画。

陈玮镔顺着她的眼神瞄过去,抽象的作品,杂乱的色块堆叠成莫名的图案,张扬又诡异。“你怎么知道你喜欢我?”

傅枫一下子噎住了,表情不可思议地扭曲了,仿佛听到天大的谬论:“我自己什么感觉我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吗?”杯子被激动地狠狠砸在桌上,傅枫的声音抬高了几分。

“不,在这种事上,你根本不了解你自己。”陈玮镔扯了张纸把溅出来的水擦掉,“你根本不清楚什么叫喜欢什么叫爱。”

他低下头,隔着外套摩挲着手链:“你以为当你想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喜欢了吗?我现在告诉你,根本不是。”

“如果你喜欢他,如果你爱他,你会希望他永远快乐。你爱他的程度越深你考虑得就越多。如果他有机会飞向更好更远的未来,但你无法跟上他的脚步,你舍得让他回来拴住他,让他的梦想离他越来越远,只是因为你不想他离开你吗?”

“如果有一天你们在一起了,你会考虑更多。你怕你耽误了他,你怕你不够优秀,配不上他,你怕你一不小心会害了他。也许还有舆论压力家庭压力等等。你要学会忍耐要有耐心,控制情绪是家常便饭。你有厌倦感的时候,你觉得累的时候,你能坚持吗?这些东西,你这样的骄纵的小姑娘是无法体会到的。”

对面安静了下来,陈玮镔感到眼圈发胀,不敢抬头也不想抬头。刀尖上跳舞,火盆上走钢丝,他们一步一晃,这些年走得太难了。也太累了。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傅枫抿抿嘴,许久憋出来一句话。

“因为...只要和他在一起,生活就像点起了盏灯,就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特别是在你最无助最孤独的时候。”陈玮镔想起十几年前那个夜晚,父亲刚刚逝世的他无家可归,饿晕在路旁,被魏巡带回了家,““只要能看到他,触碰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就充满了力量。”他按了按眉心,揉了揉眼。本来只是想劝劝这个被哥哥欺骗的小姑娘,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和她说这些。

站起来的时候他无意间瞧见了傅枫错愕的眼神,但他也只是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你爱的人,飞越天涯;爱你的人,等你回家。

我还在等。他还在等吗?





拯救一下cp感...还能有人愿意跟这篇文真的感激涕零了🙏❤️想写想传达的东西很多,最近又经历了很多事情。巡镔还是要站下去的💪快完结了,一直觉得自己写得很不OK,感谢两个多月的陪伴❤️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