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巡镔]髀肉不复生 8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8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魏巡刚刚打翻了茶杯,溢出来的水险些浸湿了桌上的文件。张航感觉到魏巡的目光迅速锁定在自己身上,他战战兢兢地掏出手机,一个陌生号码。于是他挂断了。

魏巡没有说话,看起来余怒未消。他总是要知道这件事的。张航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在他从咖啡馆回来的前十分钟,李健也把赵英博的事情告诉了魏巡。视线正前方魏巡手攥得紧紧的,手臂不住地颤抖,眼神停留在仙人掌上,一动不动。张航斟酌了一下,刚刚开口:“他肯定可以撑下来的,更何况有赵......”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

魏巡扭过脸,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接吧。”他说。

张航拎着手机离开了会议室。魏巡盯着他外套袖子上的一点花纹,目送着那一点花纹窜出门外。“砰”一声门关上了。

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魏巡闭上眼,仰躺在沙发上。之前那个被绑架的无辜受害者最终没能被救回来,焦迈奇的研究结果更展示了那种药剂的恐怖。

他不是没想到傅征会用人体实验。

只是没料到傅征会用陈玮镔做实验。

连续几日的排查布网工作让他有些头疼。傅征和陈玮镔的身影轮番在他脑海中出现,一会是傅征那虚伪的假笑,一会是陈玮镔,陈玮镔看着他,对他摇头。

这时门开了,张航一下子冲到他面前,魏巡烦躁又憔悴的样子映在他瞳孔里。

他睁大眼:“大哥,我有一个新计划。”


李健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他锐利的目光扫过魏巡和张航的脸,发现他们没有在开玩笑的样子,他斩钉截铁地说:“太冒险了。”

魏巡急急地开口:“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陈粒抱着手臂思考了一会,见李健向她投来探询的目光,缓缓开口:“其实我觉得可以一试。”李健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他转头看向眼前这个他一直很欣赏的年轻人,他年轻的脸上写满决然。

“好吧。”李健还是做出了妥协。他亲手带出来的学生是什么样的脾气,他再了解不过了。他不敢保证这几个年轻后生想出来的新计划万无一失,但他不忍心看到魏巡失落的眼睛。

一切平安,大家都平安归来。李健在心里说。


傅枫从被子里把自己拔出来,哆哆嗦嗦地穿上毛衣,初冬的清晨凉飕飕的。她不舍地把还带着体温的被子拨到一边,一屁股坐了下去,床垫上的温度迅速散失殆尽,她摸到枕头下的手机,拨通了傅征的电话。

意料之中的,响了几声,被挂断了。

靠。傅枫丢开手机把脸埋进腿上抱着的毛绒熊里。他到底在哪现在在干什么,怎么还是不接电话。

在她印象中,傅征从来没有失联这么久。出差的时候不管有多忙也总会给她发条微信,尽管很多时候发完微信人就消失不见了,也许是困得立刻睡着也许是工作突然又扑面袭来。傅枫闲的时候会猜猜他到底在做些什么。她不是没问过傅征这个问题,她记得很清楚,傅征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停住了,继而为一种阴沉取代,那是她从没见过的哥哥。傅征沉默了一会,摸摸她的头,皱着眉摇头,没有说话。萤火虫也不和她说,更别提那个新来不算很久的陈玮镔。嘴巴怎么一个比一个紧。傅枫愤愤地想。爸爸刚刚去世的时候,哥哥仿佛一瞬间长大了。有天晚上她半夜起来喝水,瞧见傅征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她过来靠着自己坐下,傅征扯出一点笑容:“我会让你过得好的。”那是傅枫听到过的最坚定的语气。她相信她的哥哥。

陈玮镔这个名字突然窜了出来,上次聊天时他说的话还萦绕耳畔。傅枫听的不是很明白,也不敢再去多问。尽管她知道陈玮镔不敢对她怎么样,尽管她习惯了所有人都听她的都服从她,她还是不敢去触碰,那个总是冷淡不屑的少年的眼泪刺中了她。她很奇怪,明明是同龄人,为什么他就不能活得快乐呢?还总是要考虑这么多东西,不累吗?

那还喜欢他吗?傅枫也不知道。当初觉得自己喜欢他,是因为自己觉得和他呆在一块很开心想天天和他呆在一起,尽管陈玮镔很多时候会不耐烦,她还是乐意去缠着他。那现在呢?陈玮镔和她说了那些话,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这感情。是朋友之间的喜欢,还是爱?

烦烦烦,不想了,现在我开心就好。傅枫丢开毛绒熊,捞过手机,拨通了陈玮镔的电话:“起来了没?陪我出去逛逛。”


真冷啊。魏巡搓了搓手。张航他们都在为新的计划做准备,好几天都没休息了。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空闲的机会,他出来买点暖咖啡和御寒且好填肚子的巧克力。魏巡平日里很少逛街,一下楼就直奔附近的大商场。琳琅满目的货架摆在眼前,魏巡正挑着,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哎哎哎你看这些巧克力,好像又出来好多新品种!!”魏巡没有回头,嘴角忍不住扬起了弧度。真好啊,年轻人,这么活泼。转念间女孩子已经挤到了身边,魏巡忍不住侧目看过去,嘴角的弧度一下子凝住了。那个女孩子的确活泼的确兴奋,她拽着一个黑灰色外套的男生,不是别人,正是陈玮镔。

那这个女孩子该是傅枫吧?

他好像又瘦了一点,也许是因为常常呆在室内,也许是因为注射药剂,脸色有点苍白。眼袋有点重。陈玮镔扭开头没有看他,盯着巧克力货架发呆,但魏巡捕捉到了他一瞬间投到自己身上的余光。还没等魏巡做出回应,傅枫已经拽住了魏巡的袖子:“嘿!你知道什么口味的巧克力最好吃吗?”她旁边陈玮镔的眼神依然没有移动,魏巡愣了一下,很快切换了笑容:“啊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觉得,榛仁夹心的会比较好吃一点。”女孩子闻言松了手,道了声谢,继续盯着货架,仿佛陷入了沉思。魏巡越过她的头顶最后看了陈玮镔一眼,他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魏巡猛然间感觉胸口堵进了什么东西,他几乎要窒息晕过去。假笑好累。魏巡下狠心转身快步离开他日思夜想的人。

陈玮镔也是恍惚的。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魏巡。他居然还在挑巧克力。他不敢看他,他怕他一看他就忍不住要拥抱,但他还是忍不住分给他一点余光。傅枫竟然还和他说话了。陈玮镔放在外套口袋里的手不断升温,还出了汗,他更用力地握紧拳头。“扛不下去的时候要握紧拳头咬牙撑过去。”魏巡好久以前和他说过的话还刻在他大脑里。


“老哥哥,我好紧张。”

魏巡转过脸来,身边小小只的少年穿着一身黑衣,全身紧绷着,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魏巡抬了一下手臂轻轻撞了他一下,捋了一把他的头发:“怕什么,巡哥在呢。”

陈玮镔缩了缩脖子,深吸了一口气:“老哥哥,我们还要等多久啊?”魏巡抱紧了怀里的枪:“别说太多话。你现在越想越紧张。拿好你的刀,还记得老师和你说过的吗?”

陈玮镔又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把口罩拉起来:“只要手中有刀,就绝不松手。”“好。记得就好。希望你等会也能做到。还有,扛不下去的时候也要握紧拳头咬牙撑过去。”魏巡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天空爆出了紫黑色的焰火,不等魏巡反应过来,陈玮镔已经轻轻跳下了屋顶,落在早就计算好的露台视觉死角中央,特制的鞋子让他的落地无声无息。


和其他人不同,陈玮镔不擅长用枪擅长用刀,这注定他只适合近身战斗,也需要默契的枪法好的搭档。这个搭档非魏巡莫属。

陈玮镔很快到了袭击目标前的最后一个拐角。目标和他的同党们尚在突如其来的美丽焰火的惊喜中,他们刚才遣散了大部分的护卫,还熄了灯准备开始烛光晚餐。陈玮镔侧了侧头,魏巡会意,一枚子弹飞出,准确无误地击中了桌上的红酒瓶子。红色的液体四溅,手里还握着红酒杯的中年男子转过头来,烛光映在他脸上,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在陈玮镔眼里格外清晰。他的刀已经出手,按之前无数次训练的那样子,割开了他的咽喉。魏巡的枪适时地发出了第二颗子弹,击中了一个正想用西餐刀袭击陈玮镔后背的人的心脏。陈玮镔很快反应过来,手中的刀挥得更快,也更准。警报声已经响起,陈玮镔已经听到了从楼下跑上来的嘈杂的脚步声,还差最后一件事。他抬头看屋顶,魏巡已经背起掩饰枪的网球包从另一边跳下了屋顶。陈玮镔在一片血泊中跪下来,翻找目标的口袋,终于在西装一个隐匿的内袋找到了任务需要的U盘。他刚刚把U盘塞进衣服内袋,露台的大门被猛地推开了。陈玮镔迅速躺下翻滚到最靠近露台栏杆的侧翻的桌子后避开子弹的攻击,瞅准机会,拽住露台的栏杆,一个翻身跃了下去,隐入一片黑暗。身后许多人大声地叫骂着,有子弹跟着一起落下来,擦破了他的手臂。但他无暇顾及,他拽紧踩点的时候就准备好的粗绳,看准时机,跃进了9楼的一个房间里。

黄榕生在里面等他。黄榕生迅速上来协助他换下了带血的衣服,收起了他的刀。等到魏巡推门进来时,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房间里看起来就像几个结伴出来旅行的少年在打牌打游戏消磨时光。陈玮镔向魏巡眨眨眼,笑了笑,露出了可爱的虎牙。


“???到底什么好吃啊?”傅枫的声音仿佛从远处飘飘忽忽地飞过来一样,“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陈玮镔回过神来,揉了揉眼睛:“可能没睡好有点困吧。牛奶味的好吃。”






啊啊啊我对不起大家 我还活着orz最近真的太忙了 校运会校庆一堆事情都压到身上来 学习又出了问题 准备又要学考了 真的可以说是很慌乱了 这一章算是过度 下章完结 不写车了 好累xxx
🙏感谢没取关的大家❤️两广地区终于入冬成功了 就是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反弹 这一周超级冷❄️大家都注意保暖啊❤️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