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巡镔]髀肉不复生 9 完结 (上)

写在前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奇怪的设定/垃圾的文笔/只是为了填饱冷圈的自己/不上升真人


髀肉复生:指虚度光阴,无所作为。

9-1
“世人被给予看到一切的眼睛,但他们只用来发现肮脏与丑陋无比。”看着即将完全消失的夕阳时魏巡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大家都在期望看到美好看到幸福,都不希望遇见不幸与黑暗。可总要有人去发现肮脏的黑暗,去直面黑暗,守护光明,这样才能有更多的人遇见美丽的世界。魏巡就是这些守护者中的一员。他们当然也害怕黑暗,但他们必须去面对。

按照计划的内容,今天是至关重要的一天。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魏巡接起来,萤火虫苍老的声音从听筒那一端传来:

“魏先生,今晚方便和傅先生一起吃个饭吗?”
 
 
如魏巡所料,傅征约在一家高档的餐厅。服务员问清他姓名后便把他引到了二楼最里边的一间包厢里。本以为傅征会叫来商业伙伴满满坐一个包厢,没想到推开门后,房间里只有傅征一个人和满桌子的菜。

“魏先生之前卖给我们的那批货非常重要,对我们帮助很大,这顿饭,算是对魏先生的感谢,同时,如果魏先生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能做到的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两人简单问候后,魏巡刚坐下来,傅征就端起酒杯要敬酒。

又是客套的官话。魏巡心里吐槽着,脸上还得摆出虚伪的笑容,端起酒杯:“我们经商之人哪个不是拿钱办事?傅先生信任我们,我们自然要做到最好。”说完这段令他自己都恶心的客套话,魏巡一饮而尽。幸好这只有一个傅征。


陈玮镔蹲在码头的角落里,倚靠着几个空箱子。他刚刚把一个不耐烦等待的手下丢进了海里。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他就一直头疼得厉害,一个晚上顶多睡了一个多小时。今天白天做事都是昏昏沉沉的,吃完晚饭正打算休息,萤火虫却急匆匆喊他来这里接货。从夕阳等到天完全变黑,船还没来。

旧码头的灯早早报废没人去修,突然汽笛声惊醒了在黑暗中迷迷糊糊的陈玮镔,甲板上的大灯直直照到岸上。陈玮镔站起身,眯着眼去看,看到几个人背光站着,身旁是十几个大木箱。船靠岸,手下们已经熟练得涌上前卸货。陈玮镔摇晃着往前走,瞧见那几个人一动不动,手里仿佛提着什么东西。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手下们陆陆续续已经把大部分箱子搬到了岸上。陈玮镔走近几步,努力睁大眼睛仰起头看那几个人,其中一个人小幅度地摆了摆头,举起了一把枪。

陈玮镔迅速往前扑倒翻滚到一块大岩石后面,混沌的脑子被强行唤醒,他摸到腰间的shouqiang,调整好状态翻出岩石对着甲板上射击。光线太刺眼他也只能凭着感觉一边躲避子弹一边开枪,很快子弹打空。他缩在一片礁石间正想着从哪里再拿一把枪,一个年轻的男孩倒在了他旁边。男孩的脸上留着一个巨大的血洞,眼睛瞪得老大。他还那么小,连一枪都没有开,就死了。陈玮镔在心里默默为他祈祷,拿过他手中的枪,站起来正要接着射击时,他全身的血管仿佛跳动了起来,头疼变本加厉,之前手臂上被击中的疼痛也放大了无数倍。这种感觉陈玮镔很熟悉,只是他从来没有在这种感觉来临时受伤。大概是注射药剂的后遗症吧,大概要持续十几分钟。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那把枪依然没有被打出一颗子弹,从他手中滑落。几个人围上来轻松把他捆住,一个人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脸,他认得那是一个之前不服他的小头目。小头目猥琐地笑了笑,踢了他一脚:“建议你乖乖的,跟我们去见老大。”陈玮镔说不出话来,瞪着血红的眼睛,牙齿咬得紧紧的。这时后面又走来了一个人,小头目站直了腰,转身和那个人说了些什么,那个人点点头,走上前几步。陈玮镔看清了他的脸。

张航盯着他的眼睛,脸上没有表情。

接着有人把陈玮镔的眼睛蒙上了。


桌上的手机已经震动了好多次,傅征却看也不看一眼。魏巡停下筷子,开口问:“为什么不接电话?”傅征伸手把手机翻过来屏幕朝下:“你猜猜,是谁打来的?”魏巡端起酒杯站起来:“不必猜了,我也不是很好奇。”傅征站起来,没拿酒杯,突然捏住了魏巡的手腕。他的手指渐渐往上移,停在了魏巡的手心:“你这不是经商的手,分明是,拿枪的手。”他话音刚落,魏巡已经把手里的玻璃杯捏碎,一片细长的玻璃片被他捏在手里,他翻过桌子,一只手扣住傅征的肩膀,另一只手捏着玻璃片抵住了傅征的咽喉。门被狠狠推开,好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魏巡的太阳穴。

傅征叹了口气,故作哀怨地说:“我是有多大的面子,那位我向来只在别人口中听说过的远枪会被派来对付我呢?”他说话的这会工夫,魏巡已经把他拖到了窗边。

“远枪啊远枪,远枪没了轻刀,水平实力又会如何呢?”

魏巡心里一惊,手不自主抖了抖,险些在傅征脖子上划一道血痕。傅征也不怕,仰起头看着他微微一笑:“你手抖了。”他话音刚落,魏巡空着的右手狠狠傅征胸口一击,没等端着枪的黑衣人瞄准他,魏巡已经从二楼平台翻了下去。他一边跑一边脱下了多余的衣服,轻装简行,拼命往前跑。他知道傅征一定在窗口看着他,但他无暇回头去看。

大路上人来人往,魏巡避开了几辆车之后,拐进了一个小巷。他听见了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震耳欲聋,看起来不止一辆。魏巡停下脚步四处看了看,强行拽停了一辆路过的摩托车,也不管被推下去的年轻人如何愤怒地大吼,魏巡跨上车,立刻开到了最大速度。

他身上只有一把手枪,不断有摩托车赶上来,魏巡掂量着手枪里子弹的数量,到了不得已的时候才开枪打爆对方的轮胎。尽管他如此珍惜,子弹还是只剩下了最后一颗。他的手臂上也中了一枪。

路开始变得不平坦,此时已接近了河岸。摩托车被他随意丢弃在路边,魏巡忍着手臂上的疼痛向前跑去,那几个人锲而不舍地跟在他身后。前面是一座高架桥,魏巡冲上高架桥,假意摔跤,实则翻下了桥面,单手拽住了钢筋。幸好平时习惯随身带尼龙绳。尼龙绳细但牢固的一端被紧紧系在钢筋上,另一端攥在魏巡手里。摇摇晃晃他落在河提上。他掏出小刀正想割断绳子,背后却受了重重一击,好不容易稳住重心他正想转身回击,手臂上的伤口准确无误地被那人握住了。接着好几个人涌上来,合力把他捆了起来。魏巡看清了那人的脸。

“你背叛我。”

张航点燃了一根烟。

“不过各取所需罢了,谈何背叛。”




看了看到了两千多字就先发了 没啥cp感 因为算是铺垫吧 (下)会比这个多挺多的 因为下才是完结章的重点🙏 (终于开始撒点糖了x)(上)写了两次因为第一次写到一半忘记保存了🙃️…… 第一次写这些情节 考虑了挺久还自己摆弄了摆弄动作.....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一起加油 现在头爆炸痛 大家早睡!晚安!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