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塑料花

准高三 缘见👋

想好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文章禁止无权转载🙏

主磕RPS/202女孩/快男2017巡镔only!

一起



*眼药水cp

老套的双向暗恋/渣文笔



“别折腾了,我自己家的酒窖我还不清楚吗?只能从外面打开。”

邕圣祐站在酒窖里唯一的光源——悬着的一盏旧电灯下,借着黯淡无力的暖光看站在他前方不到200米地方的人。脊背挺得很直,肩膀宽阔,那双被粉丝们不断提起的纤长的手,还在锲而不舍地摆弄邕圣祐家酒窖已经有些生锈的铁门。

这要是被粉丝们看到,应该会心疼的吧。邕圣祐摇摇头不再看他,找了一个稍微干净一点的角落坐下来,手搭在屈起的腿上。十分钟前,来他家里聚会的成员们喝完了他放在厨房里备用的一瓶酒。难得的假期,气氛刚刚抬起来,谁也不愿意就这么停下来,邕圣祐于是决定下到地下室里再找几瓶好酒,才走到半路,有人从后面拽住了自己,“我和你一起去。”

就算不听声音不回头看,他也知道那是黄旼炫。根本不用费心思去猜,只有他会这样,对谁都是一副温柔的样子。在zero base的时候给困得不行闭眼就要睡着的弟弟盖上被子,拍合照的时候特地给缺席的成员留下拍照的位置,还有他那个人尽皆知的整理癖,总是在你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就已经收拾好了你乱七八糟的房间。

对谁都这样,所以对我,也就只是在照顾一个弟弟吧。

切。想到这里邕圣祐不满地撇了撇嘴。不就比他小短短16天嘛,私底下还整天逼着自己叫他哥。


头顶那盏苟延残喘的灯突然闪了一下,密闭空间里的光线更暗了。邕圣祐从神游中猛地被唤回,黄旼炫也吓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从之前开始就一直在邕圣祐脑海里荡来荡去的惹他心烦的铁门锁扣互相之间碰撞的声音终于消失了。邕圣祐勾了勾嘴角,抬眼看向黄旼炫,意料之外地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他没来由地有些心慌,但他没有给这奇怪的情绪任何可乘之机,摆出再正常不过的微笑:“我以前一个人下来风从没帮我关过门,今天突然遭殃,也是缘分吧”,想了想他又补充说,“过来坐一会吧,一会儿会有人下来找我们的。”

黄旼炫偏头看了他一会,还是转过身面向那扇铁门,“我再看看吧,说不定有办法呢”于是那讨厌的铁门锁扣碰撞的声音又开始了。

邕圣祐刚才也喝了点酒,现在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尖锐的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很难受,很心烦。邕圣祐忍不住捂住耳朵朝前面大喊:“就不能消停一会吗?吵死了!”


整个酒窖里安静了下来。黄旼炫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头发有些乱,看起来很颓废地坐在地上,脸埋在膝盖之间。

“你在闹什么脾气啊?”

黄旼炫没想到邕圣祐会对他发脾气,震惊之余也没来由地有些心烦。邕圣祐平时在队里没少跟哥哥弟弟们开玩笑,惹得他们笑个不停,尽管如此,他骨子里依然是一个温柔的人。现在这个温柔的人居然发了脾气,而且是对自己发了脾气。

邕圣祐没有回答他,头也没有抬起来。黄旼炫甩了甩手,走到他旁边,又问了一次:“你在闹什么脾气啊?”

“我哪有闹脾气啊?”邕圣祐猛地抬起头,眼睛有点发红,黄旼炫被他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邕圣祐又把他低了下去,传来的声音闷闷的,“对其他弟弟怎么没见你这么没耐心。”

邕圣祐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醉了,不然换在平时,他万万不会对黄旼炫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就收不回来了,他发现自己心里后悔之余竟还有一些期待。

他很想知道,黄旼炫会怎么来回答他。


黄旼炫愣住了。这算什么意思啊?他环顾四周,找到了一把放在角落里的椅子,拖过来拍了拍灰,坐在邕圣祐前面,微微俯下身问他:“你最后那一句话,是在跟我撒娇吗?

什么撒娇啊!邕圣祐立刻感觉自己的脸烫了起来,他不客气地抬起头,本想大声反驳吓他一下,却差点撞到了黄旼炫的下巴,酝酿好的反驳也被强行咽回了肚子里。黄旼炫挑眉看他,突然伸手用手背摸了摸他的脸,开口说:“你今晚这么反常,是不是喝醉了?”

“是的没错,我就是喝醉了。”黄旼炫的手蹭上来的时候邕圣祐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又来了,对谁都这样,对谁都这么亲密这么温柔。邕圣祐闭上眼,偏头避开他的手,拍拍屁股站起来,却还是不敢看他,只低着头看着地板。也许是酒壮怂人胆,邕圣祐咬咬牙,开口说了自己一直想对黄旼炫说的话。

“如果你对别人也是这样子,就不要这样对我了。”

憋在心里太久的话终于被说了出来,邕圣祐手背在身后握得紧紧的,他突然有点后悔,不敢去看黄旼炫的反应。他选择了逃避,他迈开步子走向门的方向:“我再去看看有没有出去的办法。”


结果还没等他走到黄旼炫身后,他就被已经站起来的黄旼炫拽了回来:“不是你说那个门再怎么折腾都没有用的吗?”

黄旼炫脸上没有表情,看不出情绪。邕圣祐微微抬头看他,想起还在比赛期间就有很多人说过黄旼炫不笑的特别man,的确如此啊。我可不能认输。

明明心里紧张得不得了,邕圣祐却还是强装出不耐烦的样子:“我现在又想去研究研究了,不行吗?”黄旼炫把他扯到自己面前站好,“你刚才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能不能把它当作我喝醉以后说的胡话…”

“不能。”黄旼炫斩钉截铁。


这下完了。邕圣祐心里的小人已经抓狂地上蹿下跳。眼前人无意识施加的压迫性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明明同岁,怎么气场上自己就差这么多。明明自己也不是个容易被欺负的人,怎么一到他面前,就这么不堪一击呢?邕圣祐又开始心烦了,自始自终都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吧,反正这个家伙对谁都是一个样。

他深吸了一口气,那就现在把话都讲清楚吧。他握紧拳头,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让它太过于颤抖。

他听见自己说:“我的意思是,你这样对我,容易让我误解。”

心里的炸毛的小人砰地落了地,一下子缩进角落里双手捂住眼睛不敢看周围。

憋在心里憋了太久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以后原来是真的很轻松。邕圣祐感觉到黄旼炫还拽着手臂的手僵了僵,自嘲地笑了笑,“就是这个意思啦,应该不需要我再做解释吧。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可黄旼炫没有任何要动的意思,邕圣祐疑惑地抬起头,正看见黄旼炫放松了刚才绷紧的眉眼,叹了口气:“圣祐一直觉得我对你和对别人是一样的吗?”

难道不是吗?邕圣祐偏了偏头,用眼神回答了这个问题。

黄旼炫抿嘴笑了笑,握着他手臂的手往上移动,抚上他的肩膀,安抚地拍了拍,“那看来还是我做的不够好了。”

奄奄一息的电灯突然开始闪烁,忽明忽暗的光照在黄旼炫脸上,邕圣祐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他说那话又是什么意思?邕圣祐隐隐在心中察觉了答案,可他不敢确认,万一...万一又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呢…

“我对圣祐,和对其他的弟弟都是不一样的哦…”老旧的电灯终于支撑不住熄灭了。黑暗铺天盖地地涌过来,邕圣祐条件反射地四处张望,一片漆黑中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觉到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从肩膀接着向上移动,按住了自己的后颈,另一只手按住了自己的后腰,接着有温热的气息呼在自己脸上,再然后,黄旼炫温凉的嘴唇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这是什么发展?邕圣祐睁大了眼睛,挣扎了一下,黄旼炫微微偏头离开他一点,低声说:“圣祐不愿意吗?”他说话间的热气全扑到邕圣祐的嘴唇上,还有意无意地蹭过他的脸颊。

邕圣祐被他虚虚揽在怀里,大脑一片空白。这...这算告白吗…?

黄旼炫见他呆呆地没有反应,勾起嘴角,重新偏头贴了上去,放在他后颈上的手也加了力度。

一开始只是轻轻的触碰,紧接着是稍微用力的碾压,邕圣祐感觉到对方的舌头舔过自己的嘴唇,配合地微微张开嘴,任他撬开了齿关,席卷了空腔的每一个角落,他身上常有的那股淡淡的柠檬香也窜了进来。邕圣祐闭着眼,迷迷糊糊地想,被自己喜欢的人按着接吻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啊。这家伙的技术...也太好了吧。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分心,黄旼炫搭在他后腰上的手稍微用力,转而开始吸吮他的嘴唇。邕圣祐被拉回到现实,尝试着笨拙地回应。感觉到这个一变化的黄旼炫明显加大了吸吮的力度,正在他想进一步侵略他的空腔时,外面传来了蹦下楼梯的声音。

“旼炫哥!圣祐哥!你们去哪了啊?”赖冠霖一蹦一跳地下到了地下室,四处张望着。这两个哥哥说要去拿酒,他和其他哥哥们忙着争抢食物一时没注意时间,还是河成云突然想起来快过去半个小时了这两人还没有回来,于是让他下来找找。赖冠霖迷茫地望了一圈,准确地锁定了那一扇铁门。一蹦一跳地跑了过去,“圣祐哥,你在那个铁门里面吗?旼炫哥跟你在一块吗?”

酒窖里的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黄旼炫不满地停下了动作,抬手摸了摸邕圣祐被他亲得有些肿的嘴唇,稍稍后退了一点,大声回应:“冠霖啊,我们都在这呢,一不小心被反锁起来了。”邕圣祐低下头红着脸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嘴唇,门外赖冠霖已经在折腾生锈的锁扣,黄旼炫还没有放开他的意思,放在他后腰上的手又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这时门打开了,光照了进来,有些刺眼,邕圣祐低下头想躲,黄旼炫已经把空闲的另一只手挡在他眼睛前。赖冠霖眯着眼睛看不见一片漆黑里两位哥哥的位置,站在门口疑惑地说:“唉旼炫哥你们怎么不开灯啊?”黄旼炫清了清嗓子:“灯突然就坏了,我们也没办法啊。过了这么久你们才想起来我们还在这呢?”他一边说着,邕圣祐一边感觉到黄旼炫的手离开了他的眼睛,握住他的手,在他手心里挠了挠,很快放开了他。

“好了好了快过来帮拿酒上去。”黄旼炫招呼赖冠霖提起了很早就找好了放在门口的几瓶酒,回头看着还没缓过神来的邕圣祐招了招手:“要上去了哦,你要跟我一起吗?”

邕圣祐揉了揉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到他身边和他并肩。

当然要,现在要,以后也要,一直都要和你一起。




*忍不住给眼药水cp产出了 好喜欢他们两个人啊 我流泪了😭希望大家喜欢 给拜晚年了!!!!!!!

评论(16)

热度(119)